我又来荼毒你们的视野了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【隆包】一次谈话

        早春的利物浦,结束了它寒冷的冬季,然而淅淅沥沥的春雨却让人不胜烦扰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是个难得的晴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该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Steven听到院中有人的惊呼,他拿了一双鞋走向院中,Xabi趁难得的好天气去清理最近疯长的草,然而露水那么重,他的鞋一定已经湿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乎是刹那间接触到阳光,Steven就眯起了眼,他想此刻他简直就像一棵在黑暗中待久了长满蘑菇的树,他从未这么喜欢过阳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,换好了鞋,推起除草机,时光可过得真快,他当年的小男孩现在也已经蓄起了胡子。可他仍然忘不了那天下午,和今天一样,充满阳光,早春的下午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 Steven和Xabi乘坐开往伦敦的火车,此时不是乘坐火车的高峰时段,他们随着稀稀拉拉的几个乘客一起通过检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 Steven走在最前面,初春的利物浦仍旧很冷,他戴着顶黑色的帽子,穿着厚厚的大衣,如果给他一柄黑色的手杖那就活脱脱的像上个世纪的英国绅士,身后再跟着一个拎包的仆人。

         Xabi显然不是他的仆人,却自觉地帮他拎着包。他无数次从候车室、咖啡厅、餐厅等等一系列能遗留行李的地方“捡”到了Steven的行李箱,Xabi总是默默的不说话,然后看着Steven因为“又一次忘拿行李”而懊恼的样子,这样的事简直太有趣了,他总是乐此不疲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走进空荡荡的车厢,Steven指着那个位子,“我们就坐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移向靠窗的位置,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,“该死的,我又忘了我的行李?Xabi,你总是不提醒我,好看我恍然大悟后的蠢样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应该感激我,你的行李真是太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结束了行李的话题,他们仍有一段不算短的路程。Steven看向窗外,他们路过城市,路过茫茫田野,他看着窗前向后奔跑的一切,还有窗前倒映捧着书的Xabi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书中讲得什么?”他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...关于一段错过的爱情。”他是那么的专心致志,以至于连头都没有抬。看来Xabi是不准备理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Steven并不喜欢读书,老实说自从他大学毕业就再也没有看过与他专业无关的书了。他更喜欢在为工作累死累活之后,看几场球赛或者把他剩余的艺术细胞放在音乐上。而Xabi是那么与他不同,他的生活就像一幅画,他甚至从未搞懂过他的内心世界,就像一团朦胧的水蒸气。Steven认为他一点也不像个西班牙人—他是说,热情的西班牙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他陷入无尽的回忆中,那个时候Xabi刚进入他的部门,一身稚气还未褪去,腼腆又安静,甚至有些拒人千里。

       事情改变在一个午休中,那天他心情很好,好地足以让他哼唱着歌

        Come up to see you

        Tell you I 'm sorry

        You don't know how lovely you are

     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 “你听他们的歌?”突然间有人问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Chris Martin的声音很不错。”他们相视而笑,仿佛交换了个暗号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Steven用手撑着脑袋,想着一些莫名其妙的事,沉醉在回忆中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     Xabi放下了他钟爱的书冲Steven说:“我们聊一聊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他一下子回到了现实“感谢上帝,你还记得我,”他用着近乎讽刺的语气。“聊些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聊些....错过的爱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这可不是个好话题,我会想起难过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时候我大概十五、六岁,她是我第一个喜欢的姑娘,我一看见她就会紧张,最终我鼓起勇气...”Steven停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你向她告白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不,我让我的朋友给她打了电话。”他瞧见Xabi的脸色有些惨不忍睹。“然后我们在一起了...好吧,仅仅不到两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她嫌我太冷淡,说我爱她还不如爱利物浦一分....Xabi,收起你的笑,这一点也不好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然后呢,你有没有试过和其他人谈恋爱?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总是在这一方面很迟钝,除非...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 除非...?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上大学时我曾连续不断的收到来自同一人的情书,字迹很漂亮,署名为X,这勾起了我的好奇心,我想知道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。我藏在空荡荡的自习室里,看是谁偷偷往我常坐的位置放信。“她”...我是说他,是一个男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然后呢?”Xabi的眼神变得奇妙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然后了,你知道校园很大,想见到一个人不是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Steven看着他仿佛像一头猎豹,伸出利爪,随时了解他的生命,他不自觉动了动喉咙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有时候我想,如果我能认识他,说不定我们能谈一段恋爱,我会过着不一样的生活。”Steven在对自己的人生做出假设之后,轻而易举地结束了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“谈谈你的吧,Xabi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?我没有什么好谈的,我出生在一个小镇,我甚至还没等到有喜欢的姑娘,就搬到了英国,然后我开始了艰难的语言适应,周围的世界就像一堆乱糟糟的编码,而我说着一口巴斯克口音的破烂英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Steven知道自己永远撬不开Xabi的嘴,于是他换了种方式。

         他从包中取出纸和笔“我们玩个真心话的游戏,在纸上写下最重视的人的名字。”他想了想又加上一句“除了父母亲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Steven拿着笔,他的心跳如鼓擂,脑部的神经就像不断加压的电熔丝,在下一秒“啪”的一声就要断裂。他要写下的名字太过熟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Xabi收到了来自Steven的纸条,他正在努力伪装着自己的内心像他表面一样平静。他缓慢的打开了纸条。

         然后他笑了,有些事情就是这样的巧合。

         纸上写着大大的“X”,而他一笔一划认真地写下“Steven Gerrard"。

         他发誓,再也没有比这个巧合更美好的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
评论(2)
热度(25)
©行人 | Powered by LOFTER